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头部图片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牛津论坛“道德哲学及新儒学的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新儒学学会成立大会会议综述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9-16 13:38:46    文字:【】【】【
 牛津论坛“道德哲学及新儒学的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新儒学学会成立大会于2013111日及4日在英国牛津大学基督堂学院(Christ Church)召开,并向《国际中国哲学季刊》创刊四十周年献礼。来自英国、美国、中国、韩国、斯洛文尼亚、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40余人赴会。英国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哲学系约翰·布鲁姆教授,代表英国道德哲学界致开幕贺辞。这次会议就道德哲学对现代化和世界化语境下的文化中国及儒学的未来走向之影响这一大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并取得了可喜的学术成果。

 

 

 

一、本体论的道德哲学及新儒学的开展 

 

 

 

     本体论的道德哲学及新儒学的开展是此次会议热议的中心论题之一,多位与会的学者提出了一些富有建设性的观点和看法。其中,现代新儒家重要代表、美国夏威夷大学成中英教授在发言中进一步强调要建立一套以本体形上学为基础新的儒学价值体系,在整合化和和谐化的动态开放的框架内构建认识论和伦理学,并推扩到管理哲学与政治哲学、本体美学和分析方法整合学诸领域。他认为本体是一个更加动态化的词汇,可以描述本源向身体或个体的发展;任何个体事物都是一个本体(本-过程-体),从而能够变化和充分发展。心性己的道德本体论使人的德行和修养是可能的且持续的;权利和义务则是个体成员身份得到承认的必要条件。道德主体从利己(己是作为社会的一员的己)的道德动机出发去行动,履行义务,享受自由和权利,并尽量使社会和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同时化解矛盾,使行为符合正义。他进而强调在本体化的伦理学基础上建构政治哲学体系,即将《论语》中两种政治管理模式整合起来——政府必须建立在德化和礼教的社会自律模式基础之上,同时依法治国。与会的中国四川大学麻尧宾教授,指出儒家的“自我”观念与道德性之衡定的关系的重要性,强调了“彼此交际与互动”此宇宙律则所摄定的“自我”观念的不可缺失,从“动中工夫”与“静中工夫”之明辨来厘定“自我”的观念,并且主张在真我、私我与自我诸概念的分辨,以及“灯”、“镜”模型与“善”、“恶”范畴的阐明基础上来建立自我转化与道德性之衡定的关系。

 

     另有与会学者在发言中指出,现代新儒家徐复观先生从历史和文化背景的角度对“忧患意识”这一概念进行了深入的剖析,揭示了这一观念与中国古代外在神的消解现象之间的关联,为现代新儒家的从外在神向内在的道德自我的转化这一理论提供了重要的研究依据,而道德自我概念可以为建立新的全球道德体系提供一种适当且持续的基础。又有学者主张从对苏轼、朱熹和王阳明各自诗歌的对比性品读开始,深入理解道德自我修养范围内的审美直觉,重新探究理学家如何把道德原则应用于日用人伦之中。

 

 

 

二、道德哲学与知识信仰的关系:东西方文明对话

 

 

 

      全球化时代的文明对话是近年来倍受学者关注的话题,这次会议专门邀请英国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蒂莫西·威廉姆森教授(Timothy Williamson)与成中英教授,在知识与信仰之间展开对话,显现出了东西方道德哲学不同的思维典范。与会的牛津大学蒂莫西·威廉姆森教授在发言中指出“知识是第一位的”。他主张把知识概念作为基点,不能用更基本的术语来分析,只能根据它去理解其他的认知现象,例如信念,而不是相反。知识本身就是一种心智状态;而信念是更一般的心智状态,要求以知识为条件。成功的信念构成知识;不构成知识的信念是有缺陷的。

 

     与会的成中英教授在发言中认为知识和信念二者构成了诠释学圆环。知识能界定信念,而信念也能界定知识。前者是由知识所演绎出的信念,即知识型信念;后者是由信念所意指的知识,即信念型知识。我们有证据把信念称作真理性知识,只是我们还没有完全的证据保证这个真理性的知识。此种情境下,我们可以相信暂时性真理,一旦新的证据出现,我们就必须放弃我们的信念。这种信念型知识是实用的,即便它可能不是真的。成教授提出真理、知识和信念三位一体的理论:他把真理看做圣灵,把知识看成圣父,把信念看成天主教的圣子;理想情况下,三个实体保持为一体。心、性和理三者之间也有这种三位一体的关系。理是真理,心因性而能对事物有所察识,性在此意义上是知识,心则是实际的知者与信者,心必须回到性才能获得真理,离开性,心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心在对事物的感知和体验中,体认其性之理,在此意义上知识是可能的。所以说穷理、尽性以致于命。

 

 

 

三、欧洲中世纪哲学对当代道德哲学及新儒学开展的借鉴意义及价值

 

 

 

     欧洲中世纪哲学对当代道德哲学仍有重要影响。其对新儒学的未来开展是否具有建设性的参照价值,也是此次研讨会的重要论题。英国科学院院士、剑桥大学的约翰·马仁邦(John Marenbon)教授是众多发言中较具代表性的。马仁邦教授指出,中世纪哲学与儒学传统的碰撞与交汇是机遇与危险并存。十七世纪利玛窦及其他传教士将中世纪拉丁语系的哲学传统与儒学传统融合在一起,尽管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却不值得效法,相反这恰恰是我们应该避免的。过去哲学的价值不在于从中直接获得哲学的立场或论证,而是作为历史,去考量关于哲学本质的第二序列的问题(如什么问题是哲学问题;这些问题如何被回答;如果有目的的话,基于什么目的,去探索这些问题;这些探索与其他的文化、经济、社会和政治活动有什么关系)。以儒学为志业的学者能在两个层面从中世纪哲学中受益:第一、关于为什么研究哲学及如何研究的论证同样适用于此;第二、用这种方式研究中世纪哲学和儒学传统,将二者所取得的成果结合起来,这样在理解哲学之本质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会比两个传统简单相加更有价值。

 

 

 

四、康德道德哲学与儒家道德哲学的关系

 

 

 

      康德道德哲学是现代新儒学的重要养分,也是儒家道德哲学开展的重要理论资源。来自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大学的Jana S. Rosker教授批判性诠释了现代新儒家牟宗三先生对康德道德哲学的阐释。她指出,牟以为形而上的本体(物自身)直接来源于道德的心体,因此在牟看来,仅仅从认识论上理解这个概念不足以证成康德关于现象与物自身所做的超越性区分。为此,牟建立了智的直觉的理论,其根据在于人既是有限的,但是也能以智的直觉通达至无限。然而其主体良知坎陷的概念并不能够真正诠释超越的我与经验的我的动态互补关系。与会的牛津大学Ivan Hon博士则认为,牟揭示了内在于人的道德法则的超越性基础,把心体、性体、道德法则、道德实践、道德意识和超越的天道打通为一,从道德的路径证成儒家“道德的形上学”;这是优于康德“道德的神学”架构。

 

     另外,与会的韩国学者贤•赫希斯曼(Hyun Höchsmann)教授在发言中指出,尽管康德伦理学和功利主义伦理学对理性和关于行为后果的考量在道德决定中的作用持有截然不同的观点,但是明代理学家王阳明的道德哲学,展示出康德伦理学与功利主义伦理学相互融通的可能性。

 

 

 

五、英国道德哲学对于儒家哲学未来发展的借鉴意义及价值

 

 

 

     英国道德哲学与儒家哲学的会通亟需建立新的对话语境,功利主义成为此次会议研讨的焦点范畴。在热烈的讨论中,与会的牛津大学Kian Mintz-Woo博士引述了英国哲学家伯纳德·威廉姆斯提出的道德规范的内在理由与外在理由(所谓内在理由,是个体拥有的心智状态的功能;认为所谓的外在理由,就是出于他们内在心智状态之外的理由去行动),据此认为儒家既接受内在理由,存心养性以事天;又接受外在理由,天是道德的来源,对人的行为有所奖惩。另有与会的牛津大学爱德华·哈考特博士在发言中重新回顾了《功利主义:赞成与反对》(威廉姆斯撰写了“反对”)第四章的内容,再现并审视威廉姆斯的反功利主义论证,修正其论证中“功利主义者不承认价值与情感的一致性”这一错误前提,指出功利主义者也会把道德情感视为价值理性化的结果,然而却无法应对道德情感对功利主义者的整体生活质量所产生的影响。

 

                                                       

 

                                                     (麻尧宾、郑茂琦)

 

 

 

作者单位

 

 

 

麻尧宾(1971—),浙江金华人,四川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郑茂琦(1991—),山东泰安人,四川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国际新儒学学会永久联系地址  Folly Bridge Court Oxford Oxfordshire OX1 1BP

 
学会永久联系电话 +44 (0)7831658569 

学会永久联系邮箱 2013isneoconfucianism@gmail.com

国际新儒学学会官网运行首席 郑茂琦

运行助理 田丽星 杨晓清 

运行联络邮箱 zhengmaoqi@189.cn

京ICP备16033152号-1